首页 · 全球新闻 · 正文

美国大选三次辩论“一地鸡毛”什么意思

2016年12月8日 7:16:07·  其他  阅读:814
1

特朗普与希拉里的三次辩论,丑闻和攻击充斥。特朗普与希拉里的三次辩论,充斥丑闻和攻击。

  如果用精英和草根来划分美国社会,或多或少会让人联想到“精英政治”、产生阴谋论的感觉。不过,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事到如今的发展态势,尤其三场大选辩论令**跌眼镜、充斥丑闻、攻击、甚至谩骂的“一地鸡毛”,让人越发感觉到精英与草根的**,乃至精英与草根的对决。甚至有人认为,希拉里能否获胜是“精英政治”能否守住一个重要堡垒的标志。

  很难否认,共和党内民粹派的代表特朗普干掉了其他16个“当权派”精英。这里面包括“布什王朝”传人杰布·布什,“共和党的奥巴马”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以及与共和党高层誓不俩立的茶党分子特德·克鲁兹。让人诧异的是,特朗普成功胜出凭借的不是传统的共和党拥趸。比如,华尔街金融大鳄和美国商会等早在他获得提名之前,就已经表达出对他的担忧,声称如何他当选美国经济或将由此走向衰退,美元将贬值,乃至对华“贸易战”一触即发,等等。再比如,知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和共和党前政府官员排着队签名,反对特朗普竞选总统。共和党籍的前总统老布什甚至也公开宣布,将投票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对共和党人来说,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初选期间,共和党“当权派”和精英的反对并没有阻止特朗普获得提名的步伐。其实原因只有一个,共和党的基础选民,那些草根已经不再信任所谓的精英和当权派。冷战结束以来,全球化的风起云涌和资本的无限制扩张,让人误以为技术进步和自由贸易将让全世界利益均沾。然而,实体经济的萎缩与产业外包让底层劳动者切实感觉到全球化不可阻挡的负面影响,金融资本的贪得无厌及其导致的金融危机迄今仍让人感到它的余威犹存。从“占领华尔街”、“停止国家机器”,到反对金钱政治的“民主之春”,在投票箱前愤怒的选民正在以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表达自己对美国现状的不满。

特朗普来自上层,却被美国底层民众所拥戴。特朗普来自上层,却被美国底层民众所拥戴。

  民主党内则是精英派做掉了民粹派,而这更是美国民主的悲哀。显然,在反对华尔街“金钱政治”、利益集团操控政策,以及反对倾向大企业的自贸协定上,参议员伯尔尼·桑德斯的主张与草根更为接近。一个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只有一腔热血的美国“老愤青”,就在今年的民主党初选中单挑希拉里所代表的、急于维持现状的“当权派”。桑德斯所获得的大量小额网上捐款足以表明草根对他的挚爱,和对他倡导的“政治革命”的渴望。注意,在他的影响下,希拉里转向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同样在他的引领下,希拉里倡导提高最低工资,甚至于对富人增税。这位白发苍苍的参选人以自己的满腔热忱,衬托出希拉里作为传统政客的老谋深算。

  虽然美国政治还不至于像《纸牌屋》那么黑暗,但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不择手段打压桑德斯的手法,从抹黑宗教到人身攻击的确让人心有余悸。一些学者说,这就是美国选举中惯用的“负面选举”策略,没啥值得大惊小怪的。Give me a break!但没有人会对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那些桑德斯的支持者失望的神情与愤愤不平熟视无睹。桑德斯这位风暴中心的参选人,却显得格外平静,“对此我毫不奇怪”。无怪乎就在希拉里患病的消息传出之后,民调显示超过四成的民主党受访者希望由桑德斯来接替希拉里。

希拉里与特朗普的对决,让美国社会精英与民粹的撕裂更加明显。希拉里与特朗普的对决,让美国社会精英与民粹的撕裂更加明显。

  事到如今,显然民粹派特朗普借“反当权派”之潮与民主党的“当权派”精英希拉里已经走上对决之路。某种程度上,双方的对决也预示着全球化的未来走向,是就此逆转重回保守与封闭,还是不畏艰险持续推进。从英国脱欧公投意外过关、欧洲民粹主义浪潮此起彼伏来看,特朗普的出现并不意外,而关键就在于美国政治当前是否已经走到从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政治上的极化与否决政治盛行,经济上的复苏缓慢与增长疲弱,乃至警民冲突、族群矛盾上升正在分化美国社会,美国似乎处于全方位变革的前夜。如果说2008年“菜鸟政客”奥巴马的胜出凸显民众对“变革”的渴求,那么八年之后民众对“当权派”的厌恶、对“局外人”的盲目信任能否就此将特朗普送入白宫,还是那句老话,我们拭目以待。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提建议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