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新闻 · 正文

英国大选:混乱中改变历史,放弃联合国王国桂冠还是出走欧盟?

2015年5月7日 11:28:05·  其他  阅读:183
1

为厘清这场混乱,英国民众也许不得不再次做另一种抉择——要不放弃联合王国的桂冠,要不出走欧盟——无论哪一种选择都将改变历史。

即使大选投票揭晓,也没有人能笑着宣布自己赢得了选举。不知道谁会是下一届首相,不知道谁将坐在议会前排,不知道政见相左的官员们如何组成一个新的内阁并保证其能顺利运转。

5月7日,英国举行了议会大选,然而这场选举带给英国民众的并不是一个清晰的结果,而是一个更加混乱的过程。为厘清这场混乱,英国民众也许不得不再次做另一种抉择——要不放弃联合王国的桂冠,要不出走欧盟——无论哪一种选择都将改变历史。

无人喝彩

从3月30日,现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解散议会,宣布新一届大选正式开始,关于这场选举唯一确认的事情,就是英国选民的优柔寡断。在过去一个月公布的70多项民调中,英国政坛的两大重要力量——现在执政的保守党与反对党工党的支持率差距始终保持在1%左右。5月6日,在距英国大选投票开始前24小时,还有20%的选民表示他们仍未做出决定。造成选民对于选举冷淡和矛盾心态的正是英国政党所提出的“雷同且难以兑现”的竞选纲领。

5月3日,米利班德带着一块高约2.4米的石碑出现在选民面前。刻在石碑上的是工党的6条竞选承诺。“如果我最终赢得选举,我将把这块石碑竖立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的花园中。”米利班德说,“我要向全国民众表达一种决心,我承诺过的事情,我刻在石头上的事情,我就会做到。”

然而,米利班德这种行径并不能为他带来更多的支持,因为刻在石碑上的6条竞选承诺中,包括更强的经济基础;控制移民;更好的下一代这三条也同时出现在了保守党领袖卡梅伦的竞选纲领中,而其他三条赋予工人阶级更高的生活品质;买得起房子,以及改革英国全民健保体系(NHS)却恰恰是英国目前分歧最为严重的三个社会领域。“英国议会现阶段没有一个政党可以取得绝对的支持票完成对于上述三个社会领域问题的改革。这些问题只能是竞选中的话题,但很难成为大选后的议题。”曼彻斯特大学政治学教授安德鲁·罗素说。

面对英国目前的另一大问题——如何削减庞大的财政赤字——保守党和工党虽然给出了截然相反的两种解决方法,但都难以令民众满意。无论保守党和工党最终谁会上台执政,都将面对近900亿英镑的财政赤字。工党表示将通过向富人阶级增加税收来弥补赤字,然而“富人税”曾让法国的富人出逃正在为工党的这一政策敲响了“警钟”。与此同时,欧洲目前所呈现的反紧缩浪潮也让英国保守党倾向于削减120亿英镑的福利开支从而减少赤字的策略前景迷茫。

在既缺乏信任,又缺乏兴奋感的情况下,这一届英国大选很有可能仍会重蹈上一届选举的覆辙——出现“悬浮议会”——即无任何党派赢得下议院650个席位中的大多数席位。

据民调机构YouGov专家彼得·凯尔纳预估,保守党将赢得650个席位中的283席,工党赢得261席。没有一个政党会取得过半数席位,这也意味着,这次大选并没有最终的赢家。

没有赢家还有另外一个含义——那就是或许谁都能够成为执政者,关键是看你选择谁作为你的搭档。

脚踏两只船

虽然保守党和工党站到了大选舞台中心,但是“第三极势力”却注定要成为此次演出的“主角”。与保守党和工党在竞选时故意模糊左右边界不同的是,作为“第三极势力”的主要代表英国独立党(UKIP)、苏格兰民族党(SNP)、自由民主党各自却有着立场鲜明的“底线”。选择与其中任何一个党派联盟都意味着要在它们的“底线”上做出妥协。而这种妥协很有可能成为英国历史的转折点。

在三个可供选择的政党中,有着执政经验的自由民主党目前最为抢手。“自由民主党是潜在的最佳联盟候选人。因为只有它可以脚踏两只船,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都认为自由民主党是可与共事的伙伴。”罗素表示。

虽然外界普遍认为凭借着过去5年与保守党联合执政的“情分”,自由民主党应该会继续站在卡梅伦的身后,但是双方在欧盟问题上的分歧却为双方的再次联姻埋下了定时炸弹。卡梅伦一直支持在此次大选之后,就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举行全民公投。虽然卡梅伦表示公投只是为了帮助英国在欧盟争取到更多的应得利益,并不是要真的背弃欧盟,但以目前的民调结果来看,如果现在举行公投,将有超过半数民众支持脱离欧盟。卡梅伦的公投决定与自由民主党留在欧盟的“底线”背道而驰。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在欧盟去留问题上的嫌隙,恰恰为另外三个势力执掌政权留出了腾挪空间。

5年前,上一次“悬浮议会”出现时,工党就曾与自由民主党就联合执政有过多次接触,虽然最后自由民主党选择了当时的议会第一大党保守党,但是双方却在多项议会提案上有过合作。如今在欧盟问题上持有相同立场的两个政党或许将摒弃前嫌。“我会寻求组成一个良心联盟,以便将我们的竞选承诺推动到极限。”在此次大选的第一轮电视辩论中,在被问及将会选择与谁组成联合政府时,自由民主党党魁克莱格表示。

然而,自由民主党虽然是最抢手的合作伙伴,但却并不是唯一的合作伙伴。除自由民主党占有脚踏两只船的优势外,保守党和工党也有着替换人选。

由保守党党员奈杰尔·法拉奇退党后成立的英国独立党,作为支持退出欧盟的极右翼势力在今年的英国议会或将取得近20个席位,凭借这些席位UKIP拥有了与保守党联盟的砝码。如果这一合作伙伴关系一旦建立,将加速英国退出欧盟的进程。“我只向英国人民说话。与其他政党讨论合作的主要前提就是就英国在欧盟的成员国身份进行公投。”UKIP领袖法拉奇说。

与此同时,为了弥补自己在议会选举中与保守党获得的席位差距,工党也很有可能会考虑与此次选举中“第三极势力”中实力最为雄厚的SNP合作,SNP有望夺下英国议会中的50个席位。虽然米利班德对于同属左派但主张苏格兰独立的SNP合作组阁一直缄默,但是SNP党魁斯特金却多次向工党伸出了“友谊之手”。“如果最终将一个主张分裂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政党打造成这个国家政策的‘制定者’,等待英国的则有可能是一场宪政危机。”卡梅伦对此警告称。

一场乍一看混乱无序的竞选僵局,却有可能会演变为英国政坛的一个变革时刻。不仅二战之后占统治地位的两党执政模式将被搁置一旁,而且英国的历史也有可能会随之改写。

一场选举将英国推到了十字路口。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丘语伊 04-11
1
丘语伊 04-11
1
提建议回顶部